从浙大到清华,不服输的人生永远不会输|2022届本科毕业生何雨薇专访

1.png       

       如果你曾经听过何雨薇的答辩或者经验分享会,你一定会从她冷静的面庞、逻辑性极强的话语中,感受到一种力量和底气。这种底气,或许来自于她从小到大一如既往的优秀,又或许来自于她那种永远不服输的冲劲。

       四年前,何雨薇带着高考672分,在浙江省排名1590的好成绩,仅凭“生物医学(中外合作办学)”这十个字,便将ZJE放在了第一志愿;四年间,她自律甚严,直视自己的畏惧,擦干成长的泪水,借助ZJE提供的广阔平台披荆斩棘、勇往直前。四年后,何雨薇带着专业综排第二的成绩,在学长的推荐下参加了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夏令营,最终决定了自己未来五年的方向。她在一次次的勇于尝试中慢慢看清自己未来的模样,也在每一个平凡但努力的日子里向着人生的更高处不断攀登。


个人简介

何雨薇 2018级 生物医学专业 中共党员

*高中毕业于宁波市效实中学,本科毕业后保送至清华大学,直接攻读肿瘤免疫方向博士学位。

*曾获得国家奖学金、浙江省政府奖学金、浙江大学一等奖学金、浙江大学优秀学生、浙江大学优秀团员等。

*担任BMS1801班长,书院学生生活委员会副主席。


3.jpeg

自律是强者的本能

认准一个目标,便要付诸百分百的努力去实现

       何雨薇的小学和初中都是在寄宿学校度过的。在塑造人格最关键的九年里,独立的环境赋予了她非常强的自我管理意识。小时候,在那个家长们普遍催促孩子们“好好学习”“快写作业”的年龄段,何雨薇印象中的妈妈,却总是嘱咐她 “休息一会儿吧”“不要再写啦”。她一边回忆着,一边害羞地笑了。似乎她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小姑娘如此执拗,一直如此拼了命地努力着。在这种自律和努力背后,何雨薇认为,她的动力来自于自己给自己定下“必须要完成”的目标。“初中的时候,我铁了心要上宁波最好的高中,我就是必须得这样做。因此我会坚持刷题,即使我并不喜欢奥数题目,我也要一道一道做完,因为我要实现我的目标。” 

       何雨薇把自己和ZJE的相遇比作是一种奇妙的缘分。那年的她,因为高中参加竞赛对生物产生了兴趣,再加上中外合作办学比较符合当时想要出国的想法,她便将ZJE填成了高考第一志愿。从那时起,在ZJE不断认识自我、实现自己的理想便成了何雨薇的新目标。来到ZJE的第一年,何雨薇就取得了“全级前三”的成绩,有些意外的她在这时又铁了心,绝不能退步:“既然我一开始就能取得这个成绩,我便不允许自己从这个成绩掉下来。我通常会有强烈的危机感,很少在作业上犯拖延症,常常是截止日期前一个月就开始着手准备,甚至还会焦虑,于是几乎所有作业都能提前又保质保量地完成。”在疫情打乱了大家学习生活节奏的特殊时期,每天只能待在寝室的何雨薇也不允许自己懈怠,她首先保持了生活的规律,每天为自己设置了固定的学习、吃饭和休息时间。她甚至给自己做了计划表,要求自己一天复习10个课件,每门课2-3个,每学50分钟休息10分钟,规律得就跟平时上课一样。

       “所以,”何雨薇总结道:“只要我心里认准了一件事情,我就一定会付诸百分之百的努力去做。”她是会在逆境里流着眼泪也要向前爬的小战士,也是会在顺境里居安思危地低着头努力的谦卑者。


4.png

尝试是超越自我的方法

挑战最大的困难,相信战胜它能使我变得更强大

       大一暑假,ZJE提供的广阔平台和包容开放的学术氛围,让何雨薇勇敢地尝试前往外校进行暑研。她的第一段实验室经历在上海交通大学免疫所完成。在外校完成暑研,对于当时还是个科研小白的她异常艰难。“实验室成员都有属于自己的课题和任务,所以在实验室如果不主动去问,主动去学,没有人会管你,也不会主动来指导你。”初来乍到的何雨薇,不满足于只学习一些基础的东西,虽然社恐、害怕,但还是克服了心中的障碍,勇敢地跟老师表达自己渴望深入学习的想法和想要跟随固定前辈学习的诉求。这使她得以了解到课题的原委和实验设计过程,学到的实验技能也更多更全面。

       有了这次校外科研的尝试,大三暑假,何雨薇选择前往清华大学进行暑研。在大课题组,她收获了独立课题设计的自主性和实验技术的再精进。由于课题的需要,何雨薇在那几个月里需要做很多动物实验。“我记得刚加入那个实验室的时候,我对小鼠非常害怕,甚至会有生理反应:会发抖,胸闷,呼吸急促,甚至眼泪都要掉下来……在不甘心中她没有放弃尝试,一次次实验后,何雨薇终于对老鼠‘脱敏’了。”她感慨着,“我在那几个月真的突飞猛进。到最后甚至熟练到,我可以从早晨八点开始,进鼠房,处理老鼠,然后再分离细胞做后续测试,一直做到凌晨一点。那真是我最难忘的一天。”她有点自嘲似地笑着。“不过现在回想起,却有满满的充实感。”

       大四申请季开始之前,原本计划出国的何雨薇偶然被师兄推荐了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CLS项目的夏令营。因为了解晚,申请有些来不及,但她还是选择放手一搏,在短短的最后一周时间里准备好了所有材料,卡点寄出申请。面试的时候,她曾因为教授们“刁钻”的问题 “当场泪崩”,但她咬着牙,让自己保持着清晰的思维,坚持把所有问题回答得尽善尽美。最终,何雨薇拿到了博士研究生的“拟录取”结果,她选择接受这个录取信。虽然没有按照既定的计划出国深造,但何雨薇一点也不后悔,在她看来,自己已经知道了自己想要什么。“你听过一种叫swot的分析方法吗?把优势和弊端都一条条列出来,如果都有弊端,就再继续比较哪个更无法接受……最后理性地作出自己的选择,就不会后悔。


2.png

/“未来……”/

       回望自己在ZJE的四年,何雨薇真切地感受到了自己的进步。“我之前在外校暑研的时候,别人会评价我‘你好像是经过一年训练的博士生’,会说‘你好像presentation做的比博二都好,也会说‘你们的课程真的很好,有那么多次写文章的机会,有tutorial,也有专门critical thinking的训练’。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感到很自豪。”展望未来,何雨薇希望有更多的人可以通过她,认识到ZJE的特别之处。

       最后,当被问到在未来想成为什么样的人的时候,何雨薇思考了很久,说:“向内,可以自洽;向外,可以更多地与社会产生连结。”她接着说,“过去我一直在忙着学业、科研和学生工作,对自己内心的探索太少了。以后,面对自己的负面情绪,我希望可以向内寻求解决办法,而不再宣泄给他人,做到真正的精神上的独立;其次,对于自己做过的选择,我也希望我可以没有怀疑地相信它是对的,用我的所学来解释我的选择,形成自己完整的三观。向外,我希望自己可以跟人形成更加紧密的连结感,主动地培养自己在所属环境的归属感,不再为自己是否可有可无的疑惑而感到郁闷。”

       古之立大志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韧不拔之志。或许不是每一次坚持都有收获,但何雨薇在她一如既往的执着中为自己开辟出一条成长之路,在那一方看似冰封的土地上,培育出了怒放的十万朵蔷薇。